网球

女子被诉泼汽油点火烧死丈夫庭审时否认点火

2019-09-19 06:45:1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  女子被诉泼汽油点火烧死丈夫 庭审时否认点火

  被告人的继子(左)一度不敢看台上的继母

  丈夫几个月都不回家,妻子宣某就查了他的通话记录,发现他有外遇的迹象。当丈夫一回家,妻子就上前质问,结果一语不合,两人吵了起来,继而发生殴打。随后妻子将汽油泼向丈夫身上,并在争夺打火机的过程中,引燃了汽油,将丈夫烧成重伤致死。1月18日上午,妻子宣某站在了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,检方指控她涉嫌故意杀人。

  检方指控

  妻子火烧丈夫致其死亡

  还没到开庭时间,原被告双方的亲人已经坐在了旁听席内。被害人王某的80岁老父母也来到法庭,丧子之痛使他们一度痛苦不止。

  随着法官敲响法槌,庭审开始。宣某在法警的押解下走上了被告席。其间,她一直低着头盯向前方,不敢向旁听席上望一眼。

  此时,坐在旁听席第一排的王某父母,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哭着说道:“你还我家儿子,你还我家儿子。”

  宣某,1965年出生,合肥人,初中文化程度。站在被告席上的她虽然个头不高,但样貌清秀,回答问话时,条理很清晰。

  据检方指控,2010年5月20日13时许,宣某的丈夫王某回到凤阳三村的家里,因宣某怀疑他几个月未回家是与别的女人有暧昧之事,与其发生争执,继而发生打斗。打斗过程中,宣某拿出家中的汽油威胁王某,在争夺装有汽油的塑料桶时,宣某将汽油泼在王某的身上,并在抢夺王某手中的打火机时将王某身上汽油点燃,造成王某被烧伤。

  5月21日8时许,王某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。经鉴定,被害人王某为全身大面积皮肤烧伤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。

  庭审争论

  证人:男子昏迷中称是妻子点的火

  对于检方指控的事实,宣某在回答法官的问话时称,“我没有杀他,身上也没有打火机,打火机也是他的。”此时,神色平静的宣某还向法官表示自己腿部刚动过手术,不能长时间站立。后经法官允许,法警搬来椅子让宣某坐着进行庭审。随后,公诉人对宣某进行了讯问。

  公诉人:你们因什么事发生争吵?

  宣某:他几个月不回家,钱也被他拿走了,不给我生活费,而且我还查到他和一女的有暧昧关系,我就问他可是事实,就这样吵了起来。

  “我刚问,他就对我嚷嚷:‘我的事你别管!’争吵之后,就开始打我,我又打不过他,当时大脑一片空白,就到储藏室拿了汽油,泼到了他的身上,还去抢他的打火机,就在抢的时候,打火机点燃了我手上的汽油,然后就把泼在地上的汽油也引燃了,随后他就被烧了。”

  而据宣某的供述称,“宣某的丈夫身上着火后,就赶紧跑到卫生间用水浇,而宣某则赶紧抱了一床被子捂在了丈夫的身上,随后丈夫就被紧急送进了医院。”

  证人民警称,在医院内,王某一开始任谁问,他都不说是宣某向他泼了汽油,只称是自己不小心被烧的。而在王某陷入昏迷之后,在民警问其:“是不是宣某点燃的?”他微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点了点头,并用口型示意是妻子向他身上泼的汽油。

 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证人证言这样表述:当民警进入宣某房屋的一刹那,屋内被烟熏得黑乎乎的,看见王某全身被烧伤,宣某的衣服凌乱,鼻孔都被熏黑,并且宣某承认汽油是她泼的,并表示“愿意承担法律”。

  被告人:没点火,只是去抢打火机

  当法官问宣某对出示的证据有无意见时,宣某坚称:“我根本没有拿到打火机,也没有看到打火机是什么颜色,更没有点火。”宣某反复强调王某经常有家暴行为,在案发当天又殴打她,因为害怕被王某打死,才在情急之下拿了汽油,后来看见王某口袋有打火机露了出来,又害怕他点燃汽油才去争抢,结果没有抢到,就打着了打火机。

  宣某还说,自己曾经积极对丈夫进行施救,“是我报的警,还叫朋友打了120。”

  后出示证人证言证实,宣某和王某的关系的确不好,经常发生冲突。王某儿子也表示自从2008年以后,两人便经常吵架。宣某的女儿陈述称,母亲在里说经常被王某殴打,并且看到她身上有伤。

  庭审中,由于附带民事诉讼,王某的儿子(宣某的继子)坐在了原告席上,但眼睛始终不去正视宣某。而面对原告代理律师提出的,要求宣某赔偿包括王某父母、儿子在内的三位原告近60万元,宣某称愿意赔偿,但是数额较高,并且很多钱也被王某拿出去借给别人了,现在已经是身无分文。

  最后陈述中,宣某称:“我本来很幸福,但选择的第二次婚姻却把我的人生给毁了。如果我要杀他,就不可能在出事半个月前,还把我的16万元存到他的账户上。我只是个女人,我不想被伤害。”此时,一直表现冷静的宣某开始抽泣。

  庭外声音

  死者当初被迫结婚

  法官宣布休庭之后,宣某的女儿和儿子站起身来冲宣某喊道:“妈,在里面要保重好身体!”而王某的家人却都在重复着“杀人偿命”四个字,有几位激动的家人甚至想冲进审判区指责辩护律师,被法警拦下。

  王某的老父母,在庭审过程中也是不停地拭泪。王某的姐姐对说,父母就这一个儿子,他平时为人很善良的,不可能打人,“他就是太善良了,才被人谋财害命”。

  而王某的前妻也称,王某当初是因为被宣某威胁要伤害儿子才与宣某结婚。“宣某结婚的目的,是在于王某的房产,并且宣某所说的打入王某账户的16万元,实际上也是王某父母的卖房款,法庭上她完全是在胡编乱造。”

  此案当庭未作宣判。

  邢艺 实习生 杜何阳

  本报 张玉学/文

  见习 李福凯/摄

故事会
射手座
电视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