搏击

逍遥军医 第266章 吵吵

2019-10-12 19:29:0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逍遥军医 第266章 吵吵

花园路的成功地产营业部这几天气氛比较凝重。

主要就是因为营业部经理成天都板着脸,周晓莉平日里就把员工们撵得比较紧,大家的收入也的确上涨了,所以气氛还算紧张活泼,而这几天就明显的猪不是马不是,谁要是稍微犯点错,就等着被黑姑娘大骂吧,她那泼辣起来的劲头,足够吃几碗的。

所以一上班看她表情没缓解,除了必要留在门店的接待人手,其他人都出去跑业务了,免得被收拾,就连一贯的心腹胖姑娘都有些怯怯的问在前台查考勤表的经理:“你这……是在练习当领导的派头么?”

周晓莉怎么不急?男朋友都失踪七八天了,看看门外街对面的那辆奥迪车上坐着的司机,每天她爷爷都让人送自己过来上班

,还要守着一天,多少都有点违规,只是周山夫的地位在那摆着,这种小事儿没人说而已,可自己到底该怎么办?

周晓莉真的很抓瞎,头一回觉得面前这些乱七八糟的工作真碍眼,什么业绩什么合同都烦得很!

还没人能诉说,只能耐住性子:“家里有事……”

顾倩八卦点:“巴哥最近怎么没来?”

周晓莉刚要回答,就看见两部车一前一后停在了店门外,跳下来俩姑娘,不是向婉和方灵颖还有谁,这一刻,她居然有种看见熟人的热切,一下就跳起来,推开玻璃大门出去,又有点紧张,该不会是什么坏消息吧。

半小时前面对面一问,都不知道巴克确切消息的两位公职姑娘就想了这个不太靠谱的主意,去问问周晓莉,她不是正儿八经的女朋友么?

仨姑娘站在一起,还都是好看姑娘,很容易成为周围人关注的风景线。

向婉最高,身材秀丽挺拔,而且纪律部队的传统让她的身姿也是最出色的,就算手臂还固定吊着,不拘言笑的模样冷艳得很,看谁都有点俯视;

周晓莉的确比俩姑娘都黑点,可一身黑西装衬着也很出彩,精明能干的气质很明显啊,见面主动伸手握握的动作看着就很有掌控权;

方灵颖最激动,一说话就指手画脚,平日她真不这样,但俩小姐妹在自己手里不见了,她急得不行,何况向婉打找部门内的人查过了,也找不到姐妹花的信号下落,那就更着急了:“要不我们去贡州找他?!”她都要病急乱投医了。

周晓莉飞快的看了她一眼,我们,谁跟你我们了,但没说话。

向婉慢吞吞:“贡州……还有省城这两天出了不少事情,我觉得还是跟他有关系,所以才先来找他私底下问问,现在如果不好好处理,局面就很难看了,我来找你就是要问问他的联系方式。”

周晓莉还不知道自己顺手塞在车座下面的笔记本是引子,只摇头:“他说了要把南南的这件事处理好,然后就走了,我也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。”心里有点小疙瘩。

向婉有情报人员的细致,要理清细节:“谁最后见过他,你?还是你?”

结果方老师再次获胜,巴克是从她家出去才不见的,周晓莉顿时就更为睁大眼,自己还是女朋友呢,怎么会这样,而且把小姐妹交给自己管理不是最好的么,怎么会交给这姑娘?难道在巴克心里最可靠的是别人不是自己?这么一想,那思绪就多了。

大疙瘩!

向婉根本不注重这些情绪上的东西,干净利落接听后:“那个林东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,他的也失控了几天,现在刚刚找到,我过去找他,你们慢慢聊。”收了就走人。

这俩有啥可聊的,方灵颖只在cs游戏场见过那富二代:“我也去,南南的事情我必须要赶紧处理,实在不行我就报警了。”转身也要上车。

凭什么这俩都去,自己反而跟个局外人似的,站在那的周晓莉就觉得很憋屈:“等着!我也去……”她转身回店里拿了自己的包,到路边踌躇了一下,她不习惯使唤公家的车,何况还是周山夫的奥迪,就伸手招出租,这时候就觉得没车有多不方便了。

很不爽!

方老师性子平和,把牧马人给倒回来推开副驾门:“我们一起吧。”

周晓莉鼓了鼓腮帮子,跳上车,方灵颖按一下喇叭,捷达就在前面带路,那一直执勤一样的军牌奥迪车也没闲着,一个掉头就跟上了。

仨姑娘就三辆车,真不节能减排!

但总归这是第一次周晓莉跟巴克认识的姑娘单独相处,气氛就有点异样。

牧马人有点高,也说不上舒适,座舱里还有点闹,所以倒也不会太过宁静,周晓莉带着情绪抿紧嘴,看上去就比较严肃。

方灵颖弄丢了小姐妹,觉得很有负罪感,本来一直就很内疚,姿态就更低点,瞟了两眼还是开口:“他是把南南藏在学校工作室的,被我遇见了,才挪到我那里去的。”

周晓莉轻摇一下头,只表示自己听见了。

方灵颖其实迫切的需要说话,不然太不安了:“我请他到我家,也是因为我父亲是律师,想让他听听律师的意见,我担心他如果过于采用暴力,会触犯法律。”

周晓莉嘴皮动了一下,还是没说话,但真的很想冒一句,有爸爸了不起么?!

方灵颖就自顾自:“整个事情我都有,今天早上是那个邵启明到学校试图带走俩孩子,现在看来把南南的消息传递给沈家的也是这个邵启明,而上回对老巴刑讯逼供的也是邵启明……”

周晓莉终于憋不住了,连方灵颖那很惯熟的老巴称呼也忽略不计:“谁是邵启明?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刑讯逼供不是因为南南母亲的事情么?”

方灵颖才从头解释:“这是警局的一个同事,以前在追求我,后来……后来觉得老巴……”

哦,周晓莉这下就明白了:“原来都是因为你!老巴才吃了这么多苦头?这个什么破警察才拿我们家老巴泄愤?还连南南也被你给牵扯进来?”她这口气就很理所当然的不客气。

可怜方灵颖本来就愧疚情绪多得很,现在更是涨红了脸,都要哭了:“我也不想这样,我怎么知道他心胸这么狭隘,老巴……”

周晓莉彻底占据上风:“别老巴老巴的,没那么亲热,你说你不是扫把星咋的,如果没有这个邵什么我们家会遇见这么多麻烦事儿么?我们爹妈都还在外面旅游不敢回来呢,原来全是你惹的这些事情!”

方老师委屈啊,委屈得不行,眼圈红了,周晓莉宜将剩勇追穷寇,要彻底断了这扫把星的祸害:“你也是大学生,公务员,还是注意点作风问题,别这样招三惹四的害我们家老巴,给打得那么惨,还挨了枪子儿,我们穷苦人家受不起……”

有句话什么来着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

矫枉过正也是这个道理。

方灵颖听了这句夹枪带棒的,眼泪一下就飚出来,带着哭腔激动:“你算什么!我认识他那会儿你还不知道在哪呢,你跟他合适吗?你会当女朋友吗?除了管着他你知道他想什么吗?我知道!我才是最适合他的!”

嘎吱一声把车猛停在路边,转头毫不示弱的看着周晓莉!

得,女人的思维是不太一样,本来还跟着捷达车去哪的目的完全忘记了。

反正方灵颖已经泪眼婆娑完全不适合开车了。

这样还安全点,不就是吵吵么?

白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酒泉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宿州治疗龟头炎医院
白山治疗宫颈炎方法
酒泉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