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超

破天雷帝 第120章 缘分

2019-10-13 00:27:0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破天雷帝 第120章 缘分

来到伍德才面前,韩破天目光于其身上打量一番,落到了其长刀所刻署名后,嘴角顿有笑意一闪。

嗯?

伍德才本还在掂量着,鹰眼大汉等人缴纳的巨额魂源石,正乐开了花之际,忽觉眼前视线一暗,顿抬头去看。

抬头看到韩破天的瞬间,他先是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:“你小子不跟着他们进去,看什么看,鞥?是想找死吗?”伍德才目光一冷,怒喝道。

韩破天脸上有冷笑一闪,随即笑容一收,脸上显露出滔天怒意来:“伍德才!你好大的胆子!”韩破天大喝一声,只叫伍德才原本以为韩破天会在自己的勒令之下,抱头鼠窜落荒而逃的想法于此突然的怒喝之下,身形被吓的一激灵,不禁然打量韩破天一番,在确认无疑,其就是与那鹰眼大汉同行之人后,顿怒发冲冠!

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偏要闯!”其言罢,直接抽刀直指韩破天!

于是乎,一旁看热闹的百名护卫也都纷纷大笑起来;

“这家伙真是不知死活,竟然连伍爷也敢冲撞!”

“我看这傻子就是活的不耐烦了,伍爷收拾他!”

“对!伍爷收拾他!”

“收拾他,收拾他,收拾他……!”百名巡卫兵驻守鬼煞入口,日子本就枯燥乏味,此时看到韩破天这么一个不怕死的,顿兴致高涨,纷纷呐喊助威起来!

“好!本伍爷今日便应了弟兄们的请求,叫你知道知道什么是五魂境大圆满的手段!”其言罢,刀法瞬间于韩破天的眼前一番演化!

扫、劈、拨、削、掠、奈、斩、突!

刷刷刷!刷刷刷!

一阵刀光剑影闪过,伍德才横刀立马,嘴角勾起一抹蔑视的看向韩破天。

韩破天看罢,抬手缓缓的鼓掌发出“啪啪啪啪”的击掌声,旋即波澜不惊的冲其言道:“刀法很不错,可你知道……本少爷是谁吗?”

“老子管你是谁,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救不了你!!!”

韩破天大笑:“伍德才啊伍德才,你倒是很有种嘛!”其笑言罢冷笑一声,旋即一扯腰间的玉牌:“不知伍德才伍巡卫,可认得此物?”他此时脸上的笑意被佯装的怒意所取代,只将手中玉牌一晃定在其面前,怒不可遏般严肃道。

“哈哈哈!一块破玉罢了,你当伍爷是那没见过市面的土鸡瓦狗吗,鞥!!!还是说你这厮现在方知怕了,想将此物赠予伍爷我,然后求我放你一条生路?”伍德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玉牌,不屑冷笑一声,本想将此玉占为己有,却在夺过玉牌之后,看清其上的秦氏符文大字后,双手一颤,脸色瞬间铁青!

“你,你是秦氏主脉!?”伍德才又惊又疑,语气则明显带着惧意。

“怎么,我不像吗?”韩破天一把将玉牌夺了回来,双眼眯缝着看向他,身上的杀意无形的透露出来。

伍德才不自觉的咽了一口,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间,嘴巴咧开露出一口黄牙,掐媚道:“信,有玉牌在,属下如何敢不信嫣。”其这般说,实则内心还在思量斟酌;

“这秦氏主脉的玉牌倒是不假,只是此人……我怎从未谋面未?”如此想着,他在韩破天的身上细细打量一番,不得其解后,于“嘶”声后暗自与百名巡卫兵传音商议起来。

“想不到秦氏一个小小的巡卫兵官,竟也有如此警惕之心!”韩破天看出伍德才疑心后,双目微微一缩间,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后,“看来只好用它一试了。”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从中间整齐对开的,半壁虎头龙身的玉雕来:“看来伍巡卫,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!”。

“这是!”看见半壁玉雕的瞬间伍德才面色瞬间大变!

他脸色一瞬苍白如纸,心中暗想:“此物乃秦氏两位少主方可佩戴的虎头龙身半壁玉;秦昊天少主长居秦羽城内,其真人鼻尖有颗痣,而此人并没有!

如此,他既不是秦昊天,那便只能是传闻中,号称未来将接替秦燕南门主的二公子秦缪染,秦氏第一妖孽了!!!”他想到这里顿呼吸急促起来!

而此时,看到此玉雕后,不光伍德才大惊失色,其一旁的百名巡卫也都一个个目瞪口呆,看向韩破天时哪里还能淡定!

天啊,他便是七岁已然修炼至二魂境大圆满,十三年前因不满家族规矩束缚其成长,而离家出走独自一人外出历练,从未在秦氏公众示人过的,第一妖孽秦缪染吗?

可他如何能出现在这里!这,这这,简直匪夷所思啊!

百名巡卫兵纷纷倒吸一口凉气。

众人震撼之余,此前查探储物袋时已然注意到此物不同凡响的韩破天,在看到他们纷纷骇然变化的脸色,更加认定这半壁玉雕的不凡后,心中有笑意一闪既过,顿时暗忖:“看来我之前的判断没错,这半壁玉雕的的确确是尊贵身份的象征!”,他们眼珠子一转,邪魅的笑容勾起,一个越加大胆的想法浮出水面。

“咳咳!”

随即,他装腔作势的干咳几声,摆出一副富家少爷的姿态,用睥睨天下般冷漠扫向众人!

原本就被韩破天的真实身份震撼的瑟瑟发抖的,伍德才与百名巡卫们,于此干咳之下一个个胆战心惊抬头,却是恰好与韩破天这冷漠的目光交汇,只纷纷吓的一个激灵!

此时众人脑海之中,纷纷浮现出秦缪染外出历练这十三年间,种种血腥残忍的恐怖传闻,顿脸色苍白的跪拜下来,齐声一气道:“属下,拜见秦缪染少主!”

“秦缪染?”韩破天听罢此名讳,先是迟疑,转念以后又兴奋起来,暗想:“本想借秦昊天之名鱼肉这些势力狗一番,想不到这秦氏竟还有另外一位少主!”

韩破天思量片刻,没有管跪拜在地的众人,只来回踱步一番后,方停了下来,对着伍德才道:“伍德才!你可知罪?”

“属下知罪!!!”原本被韩破天身份,震撼到呆滞于原地的伍德才被此一怒喝,吓得“扑通”一声跪拜下来,差点没尿了裤子!

韩破天颇感意外的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知罪?知的什么罪,不妨说来听听!”

瑟瑟发抖的伍德才汗如雨下:“属下不该中饱私囊,不该徇私枉法,最最不该冲撞了少主您,却还浑然不知!属下,罪该万死死啊!!!”他说完,将脑袋“砰砰砰砰”的撞击着地面,面如土色!

“倒是有些自知之明!”韩破天心中只觉得好笑,对这众人口中的秦缪染

,秦少主不免多了几分好奇:“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能叫这些走狗怕成这个样子?呵,有意思。”

思虑过后,他目光冷冷的落到伍德才的身上:“既然你自己都知道自己罪该万死了,那还等什么呢?”

伍德才不要命的磕头,此时在韩破天此言后,浑身一颤,脑袋埋在伏于地面的手里,久久无法抬头!

“怎么,我的话,不中听吗?”韩破天说着身上迸发出一抹杀意来,只让伍德才颤声!

“属下怎敢!”他泪流满面的抬起头来:“只,只是属下无意冒犯少主,不知少主能否看在不知者不罪的份上,饶了小的这条狗命!”伍德才说着重重磕头求饶。

他听罢“嘶”声:“你此言倒也在理。”只在伍德才喜出望外,感激的泪流满面之际,“不过!”这二字叫其刚到天堂的心,瞬间又悬在了嗓子眼,“不过,死罪可免,这活罪可就难逃了!”

伍德才悬着的心一松,连连磕头:“只要少主能饶属下不死,就让属下上刀山下火海,做什么也甘愿!”

“好!”韩破天赞赏的重重一拍其肩膀:“现在,我以少主的身份暂且免除你的巡卫官职务!你可有不服?”

“属下千服万服!怎敢不服!”

“那就好。”韩破天一笑,旋即目光扫向百名巡卫兵,只随便找了一个中短身材的巡卫叫了过来!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属下,黄忠!”那人跪拜行礼,心底却是发虚,不知韩破天叫他来所谓何意。

“黄忠是吧。你,现在,接替伍德才卸任职务,正式成为守卫此地的巡卫兵官!”

“我?”他惊诧万分的指了指自己,旋即在韩破天蹙眉的瞬间立即改口:“多谢秦少主的提携,属下定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生为秦城人,死为秦城鬼!”

“我黄忠终于出人头地了!爹!娘!你们在天之灵看到了吗!!!”

黄忠热泪盈眶的昂天大吼!

“嗯。”韩破天冷漠的回应一声,只在黄忠振奋之际,继而开口:“你既已成为此地的巡卫官,接下来我给你安排的任务,你定要好好完成明白吗?”

……

逃开众护卫的视线,韩破天似一只偷吃鱼的猫,魂步涌动之下一连遁出数十里方停了下来。

“哈!哈哈哈!”他放肆的昂天大笑,如一夜暴富般丧心病狂。

“呼?”一直窝在怀里的小石头,此刻腾空而起,盯着韩破天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“疯?”许久,他方吐出一字道。

“小石头,咱们发大财了!”韩破天说着又笑了。

“呼啊,什么是发财?”小石头不明所以的一脸懵然。

“你看这是什么。”韩破天说着将两个被魂源石装的满满的储物袋打开,透出一抹光亮的递到小石头面前。

“这是什么动动?”小石头看了一眼,脸上的疑惑更多,只眨了眨眼睛后,抬头看他问道:“能吃吗?“

“谁让你吃这个了,真是。

这是魂源石,你最喜欢吃的火属性灵草,就是用这个买的!“韩破天笑着将储物袋收了起来,满脸兴奋。

“呼!真的吗?“一听到吃,小石头小脸一抖,也兴奋起来,只趴在他后背,旋即,道:“你欠我好多吃。”小石头说着咧嘴一笑,目光不时的扫向挂在韩破天腰间的储物袋。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出去后给你买,把欠的给你十倍补齐!”他阔气的一挥手,眉飞色舞。

二人正说的欢心,在穿过一片入口处狭隘的通道之后,眼前的景象却是一变,几个人影映入眼帘,正是之前相遇之人。

“是他们。”韩破天喃喃一句,目光扫向几人中,那肌肤如雪的娇柔公子,不由得摇头一笑:“看来咱们还是挺有缘分的嘛。”

(本章完)

南昌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雅安治疗龟头炎医院
广安哪家医院治疗性病
南昌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雅安治疗男科方法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