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冠

龙迹 第六十五章 花裳出事了

2019-12-04 18:07:3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龙迹 第六十五章 花裳出事了

“这便是伤气吗?”徐倾城了然之后,脸色瞬间转好。在元丹书之中,有着关于伤气的记载,只不过似乎元丹书并不完整,关于伤气的解释也很含糊,徐倾城也只是一知半解,但也知道这种气体乃是对身体有害的。

郭永体内的伤气比之血泪儿的要多上许多,自然源自于他曾经受到过的几次危及性命的伤势。

老者将这些伤气吸收出来烧毁之后,自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一枚丹药。这丹药很是精致,只有拇指那么大,却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生气。但是从这生气便可断定这丹药乃是七品乃至更高级别的丹药。能随身携带这种级别的丹药,这老者在二女的眼中显得更加神秘强大。

“这是老夫亲手七品造化丹,天地万物皆源于造化,此丹乃是一种可以补全生灵最本源之能的丹药。不管是人类修者,还是元兽,只要r体还在,灵魂还未彻底消失都可救活。”老者有意对着二女介绍着,似是想以此强大的丹药来证明自己的强大,从而让徐倾城心甘情愿拜自己为师。

“前辈是七品炼药师?”二女皆是瞠目结舌,他虽然看不出老者的深浅,却从没想过对方居然是玄境修者,更是一名七品炼药师。

“七品炼药师又算得了什么,大陆之大,什么样的强者没有,纵然是修为达到劫境的九品炼药师也真实存在着。”老者见二女诧异,淡淡一笑,心中多少有些自得,但语气却颇为谦虚。

随即,老者不再理会二女,手指微微一撮,那丹药便化为粉末。老者再次自空间戒指中取出一瓶充满奶香气息的y体,取出一个小碗倒出了一些,将丹药粉末化入其中之后,这才对着血泪儿道:“血族的圣母丫头,将你的血也取一些放入这碗里。”

徐倾城以前便说过血泪儿的血y乃是最亲和郭永的

,想来老者索要血y也是因为这个道理。故此,血泪儿很是干脆,自己割破手腕,涓涓鲜血不停的注入小碗之中。

直到那小碗再也无法装载之后,血泪儿才封住伤口。这种实心的表现,可见其对郭永爱的深沉。

老者随后将这一碗带着奶香血香以及丹香的y体一滴不漏的灌入了郭永的口中,随即便将郭永放平,长身而起。老者显然对自己的丹药很有自信,没在理会郭永,而是对着徐倾城道:“丫头,这小子不出十日便会恢复如初,你不用再担心了,现在你也该随我动身修行了。”

老者似乎不喜欢见到离别的场面,想趁着此时郭永还未醒来,便带着徐倾城离开。

闻言,徐倾城满心都是纠结。但人生似乎本来就是这样,爱情和成就永远不可以并存,如若不然,赵硕也不会率先离开他们远走他乡。

徐倾城知道老者的话并非虚言,郭永的身体正以一种r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的恢复着,那微弱的生机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强,清晰可闻。二女皆相信,老者所言的十日乃是保守数字,郭永并不需要那么多天便可醒来。

“不能等相公醒来再走吗?”徐倾城留恋的看了一眼郭永渐渐红润的脸颊,一想起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相见与梦中,那是何种的思念。故而,她想留下道别。

“这小子乃是天选之子,未来的八族共主,怎可总是被儿女情长所牵绊。”老者微微露出严肃的表情,说道:“他身边的女子越多,越容易分心,而他将来要面对的敌人之强大,你们很难想象得到。与其呆在他身边拖他的后腿,不如先离开他好好修炼,他日成为他的助手。”

老者的话语很严肃,很凝重,同时也是二女无法辩解的现实。在此之前,二女都曾成为过郭永的拖累。老者的话不光引起了徐倾城的反思,就连血泪儿都开始思考自己呆在郭永身边究竟是对是错。

见二女都有些动容,老者趁热打铁的说道。“我也不瞒你们,我与这丫头一样,乃是魂族之人。这小子肩负着的可不只是三族的复兴,还有着大陆的安危。若不能趁早拥有自保的能力,将来的结局将会无比之惨。丫头,随我走吧!与其在这等待,不如现在便好好修炼。早些离别才能早些团聚,而这场离别命中注定。”

老者的话语让徐倾城愣在了原地,目光空d,心中在顿悟,也在挣扎。

“多谢前辈教诲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我这便随前辈好好修炼。”最终,徐倾城终于还是选择了离开,与当日的赵硕一样。在徐倾城现在看来,或许赵硕当日便是自己此刻的心情。

随后,血泪儿将空间戒指中的所有成品丹药都取了出来交给了血泪儿,招来了木木,同样也交给了血泪儿照顾。看着木木泪眼婆娑的样子,徐倾城很是于心不忍。但她知道,木木留在郭永身边比留在自己身边更有用处。何况,血族麒麟血脉还需要木木来寻找。

“木木乖,留在你爹爹身边要好好听话知道吗?”徐倾城蹲下身子,帮着木木擦拭着眼泪,语重心长的叮嘱道。

“我不想娘亲和爹爹分开。”木木生性单纯,智商也相当于一个孩童。它可不会想那么多,在它的世界里,只想对自己好的人都留在自己身边。

“总有一天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。”徐倾城只能以未来的美好来安抚木木,虽是在造梦,但也是爱。

最终,徐倾城还是跟随着老者离开了。正如老者所言的那般,此时的离别是命中注定。虽然这一离去,不知道要到何时才会再次相聚,但正如自己为木木所造的梦一样,为了那不知道会不会到来的美好,自己必须强大起来。

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郭永的生机越来越强。那断掉的手臂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,节节生长。

等到时间到了第八天,郭永一切都恢复如初。一滴晨露滴落在他的眉心,丝丝冰冷让他自睡梦中醒来。

入目的是晨曦的光芒以及茂密的树林,头脑微微还有些沉重,但之前的一切郭永还是记得的。

“这里是终结之谷么?我还没死?”揉了揉太阳x,郭永自地上坐了起来。这才发现血泪儿正守在自己身边打着瞌睡,而烈火鸟则在不远处睡觉,木木正睡在它的身边。

“泪儿?”郭永没想到三女会这么快找到自己,四下望去,郭永想寻找其他人的身影,却毫无发现。

这一声为不可闻的声音将血泪儿惊醒,到看到恢复如初的郭永之后,血泪儿喜极而泣。或许是因为徐倾城的离开让她有些伤怀,血泪儿一下冲入到郭永的怀中。

“相公,你终于醒了。”

郭永以为血泪儿乃是担心他的安危,才会如此,多少有些愧疚。但当时那种情况也并非是他能够预料到的。“让你们担心了。”郭永轻轻抚摸着血泪儿的后背,柔声安慰着。

“倾城妹妹她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郭永不明白血泪儿话中的意思,茫然问道:“去哪里了?”

“随着一位魂族的老前辈离开了。就和当日赵硕姐姐一样。”血泪儿一五一十的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给了郭永,就连郭永的伤被老者所治,以及花裳等人外出寻药都没漏掉。

“又离开了一个么?”郭永听着血泪儿转述着老者的那些言词,无喜无悲。也不知道他早已猜到了这样的结局,还是在为血泪儿寻到一个好师傅而感到高兴。

老者的话让郭永也有些动容,说白了其实还是郭永实力不足,才无法保护身边的几位女子。不过,他倒是从未觉得几女是拖累。

“没关系,将来我会将倾城找回来的。”郭永虽然不舍,但坦率的接受了这个现实。他从来不会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后悔,也从来不去想如果,他只知道不努力的话注定没有好的结果。念及几女之间姐妹情深,郭永以自己的坦率来感染血泪儿。

“相公,我们是不是很没用,不但不能成为你的助力,还要你分心保护。”念及郭永那令人望尘莫及的修炼速度,以及每一次遇到的令人窒息的强大敌人,血泪儿都会忍不住按照老者的话来定位自己。

“怎么会呢,你们都是时间不可多得的女子,如今修为不足也只是因为修炼的时间太短罢了。等再过个几年,我相信你们都将会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。”郭永怎会不明白血泪儿的心思,将血泪儿揽入怀间,温柔的安慰。

对血泪儿而言,郭永的怀抱便是时间最安全的地方。女人永远是感性动物,停靠在郭永的肩膀,血泪儿无比安心。

就在这时,出去寻找药材的杜老以及林药师急匆匆的赶了回来。当看到恢复如初的郭永,两人先是一惊,随即才想到事情的紧迫,也顾不上郭永为何恢复的如此之快,连忙上前道:“少主,不好了,花裳主母出事了。”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