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甲

禁烟令应像治酒驾一样出重拳

2019-11-10 21:08:0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禁烟令应像治酒驾一样出重拳

5月1日起,各大公共场所全面禁止吸烟。经过一周探访发现,禁烟令在各个公共场所的命运截然不同,有的形如“圣旨”,有的形同虚设,有的缺乏告知。许多市民在接受采访时认为“禁烟令”起到了一种明示的作用,让许多默许吸烟的“灰色区域”在法律上成为真正的“禁区”。但为了让禁烟真正做到令行禁止,市民建议应采用餐厅吧禁售、商场开放露台、处罚权归口明确等一系列细化的配套措施来支持。  调查   医院、洋快餐店 禁烟令执行不打折  医院:禁烟标识多 患者都认可  5日,方庄一家综合性三甲医院里,发现,这家医院各层大厅醒目位置以及卫生间、电梯间和连接诊室的走廊、楼道等处随处可见铜质铭牌或不干胶式的禁烟标识,粗略计数,整间医院大大小小的禁烟标识不少于50处。  生殖内分泌诊室外的墙壁上还贴着醒目的禁烟宣传画,画中的年轻女子轻皱眉头、微微掩面,“只因我不喜欢烟味”几个红字解释了女子的行为。  在医院人最多的一层至三层仔细观察,在各层大厅内等待挂号、交费、取药的人群到诊室外候诊的人群里,依然没有“逮”到一个烟民。医院的垃圾桶一眼望去,也未见烟头。只能抓住一位中年男士问他平时是否吸烟,得到肯定回答后,问候诊时为什么没吸?男子很惊讶:“医院不能吸烟啊。”  医院导医员说,医院比较特殊,原本敢于在这里吸烟的人就不多,禁烟令全面实施后,医院新增设了不少标识,烟民就更少见了。“常常是好几天都不见一个,最多时一天碰上两三个,经过劝阻,也都很配合,会到室外去吸。”  洋快餐店:感应器报警有威慑  晚上11时30分,麦当劳大兴华堂店的顾客在排队等待点餐。一位男士一边同两位同伴交流,一边从兜里拿出一包烟和火机,点燃了一支烟。就在他满脸享受、眼睛半闭着吐出第一口烟时,一个声音传来:“对不起先生,我们这儿安装了烟感感应器,您抽烟的话,它会发出警报,而且有水淋出来。”工作人员微笑着看着抽烟的男士,点餐台子上“禁止抽烟”的标识非常醒目。一看这架势,抽烟的男士赶紧掐掉了那根刚抽了一口的烟。  调查了多家麦当劳和肯德基餐厅发现,餐厅对抽烟的烟民一律“不放过”。一家门店店长表示,遇到一般的烟民,只要一说“对不起,我们这儿不允许吸烟”,人家自然就不抽了。遇到一些难缠的,就说装了感应器,会自动报警淋水,威慑力也很大。  4日下午下班时分下起了小雨,在肯德基双安店门前的马路上,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抽完烟才进入店内。  商场、校园 犄角旮旯仍存“特区”  商场:卫生间成了吸烟室  5日下午,在东四环外一个刚开不久的大商场里,陈女士带着一岁九个月的女儿去如厕。陈女士一推开三层女士卫生间的门,母女俩就被扑面而来的烟味儿呛得直咳嗽。陈女士连连倒退出来,“我老公也抽烟,我能体谅别人烟瘾上来那股劲儿。但不能因为烟瘾上来,就到卫生间里抽烟啊!”一边单手抱着孩子、一边忙着给孩子拍背的陈女士愤怒地说。  与露天场合甚至商铺的空间相比,卫生间逼仄得多。而且一些商场卫生间都没有窗户,只能靠几个小排风扇换气,烟味儿更难散。  大学:烟民在楼道厕所过瘾  早上8时,在朝阳区一所大学教学楼里,10多个在上课的教室里没有一个学生吸烟。有的同学告诉,教室里曾经有人躲在后排偷偷抽烟,不过现在很少有人这么干了。  不过,在教学楼的垃圾桶旁发现了废弃的烟头。在厕所里,有的男生正对着窗外“吞云吐雾”。负责打扫楼道的清洁人员说,“我们不好去说,即使说了他们也不一定听。”无论是教学楼还是宿舍区,很少看到“禁止吸烟”的标识。在校园里,时不时就能看见学生叼着烟走过。  餐厅、吧、KTV 禁令如虚设,抽烟无忌惮  餐厅:为生意看见也不管  “中餐馆禁烟很难,没想到西餐厅也一样。”4日中午12时,在海淀万泉河路一侧的维兰西餐厅看到,几名男顾客正围着桌子吞云吐雾,与周围雅致的环境格格不入。“不都全面禁烟了吗?怎么你们还设吸烟区?”一名年轻女顾客不满地说。服务人员面有难色地解释:“客人要抽,我们也不好阻止。”  “如果去劝阻,不是明摆着撵人嘛。”一位中餐馆老板告诉,一些顾客认为很难有实际的处罚措施 “罚到自己头上”。“同来的亲友都不在意,餐馆经营者又没有执法权,怎么能板起面孔得罪客人呢?”  5日晚9时,金宝街口的一家拉面馆生意兴隆,走进餐馆时明显感受到浓郁的烟味。放眼望去,不到五十平方米的小餐厅内,七张桌倒有三桌客人吞云吐雾。“这烟味太大了,怎么吃啊!”向服务员抱怨。服务员说:“您看要不坐外面吃,那里空气好点儿。”说着,一指餐馆门口支出的一溜大排档。在吃饭的一个多小时间,并未看到有服务员对抽烟食客进行劝阻,饭馆里也不见“禁止吸烟”标识。  吧:“抽烟,完全可以”  5日下午3时,走进东四一家吧,一进屋烟味就扑面而来。“这里可以抽烟吗?”问。“可以。”管随口回答。“这个月开始不是不能抽烟了吗?”又问。管一脸茫然,说:“不知道,我们这儿可以抽。再说,我说不让抽就不抽啦,我们就两个管,那看得过来这么多人?”  这个吧面积百余平方米,一半左右的人桌上都摆着烟盒,其中一些正叼着烟打游戏。“您知道吧不能抽烟吗?”问一个男孩。“没有吧,这不都抽呢吗?”男孩说。  “这儿都抽,你要怕烟找个人少的地儿坐。”他身边的人接口说。   KTV:包房吸烟很“自由”   6日来到崇文门附近一家KTV,在前台询问是否可以吸烟。该接待人员非常肯定地告诉,“大堂里不能抽,在包房中可以‘自由’吸烟。”  进入包房后发现,房间内没有任何的禁烟提示,桌子上还非常“贴心”地摆放了烟灰缸和打火机。当指着包房房顶的烟雾探测器询问服务人员,吸烟会不会导致探测器反复报警时,该服务人员对笑着说,“肯定不会,那有这么麻烦。”  但在该KTV包房的开机画面中发现,出于防火考虑,包间内不允许吸烟,如果吸烟包间内的烟雾探测器将会报警,喷淋装置也将启动。试着点燃了一根香烟,直到整根香烟烧完,也没有任何报警,喷淋装置更没有启动。  火车站 烟蒂一天扫出半麻袋  4日中午,北京西站的售票厅内,每个窗口前排队等待买票的旅客不过30人左右,但售票厅内却是“烟气缭绕”,不少旅客一边排队一边吸烟,并没有人上前阻拦。  “你知道这不能抽烟吗?”询问了一位正在“吞云吐雾”的男子。“不知道啊。”以为是管理人员,这名男子马上就熄灭了自己手里的香烟,但向表示,其并不知北京已经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消息,也不知道售票厅内不能抽烟,“这附近也没标志说不能吸烟啊!”他说道。在西站的售票厅内仔仔细细的找了一圈,确实没有发现任何显示禁止吸烟的标识。  “以前有标志,现在没了。”一位负责打扫卫生的保洁员告诉,此外,许多外地的旅客并不知道北京有禁烟令,所以在售票厅里抽烟的人比比皆是,有时他们还口头上“管一管”,但面对上千人的旅客,这作用微乎其微。“现在还算好的,前两天五一的时候,售票厅里的烟味儿都呛得人受不了,一天下来光是烟蒂就扫了小半麻袋。”  又询问了多个火车站工作人员,大部分人都表示对此并不知情,其中一位火车站工作人员私下向表示,火车站的流动人员和外来乘客太多,管理起来非常困难,“我们没法儿处罚,只能是劝说,尤其赶上人多的时候根本就顾不上。”这名工作人员表示火车站对禁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英超
单机资讯
民生救助
分享到: